• 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失衡的原因及对策分析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在巴黎恐怖袭击两周年之际,2017年11月12日法国内政部长科隆在接受《欧洲时报》采访时声称,法国在对抗恐怖袭击方面,比两年前有更佳的“武器”。这个更佳武器,即是指法国总统马克龙于此前10月30日刚刚签署颁布的新反恐法案――《加强国内安全和反恐法》。新反恐法案结束了自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以来,持续了718天的“紧急状态”。然而法国人权组织和部分政治组织并不买账,纷纷指责新反恐法案将“紧急状态”中的临时措施予以常态化。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不得不前往欧洲人权法院发表演讲,为备受争议的新反恐法案和国内安全需求辩护。   恐袭阴霾挥之不散   法国被誉为世界最浪漫的国家,但近年来却成为欧盟国家中遭受恐怖袭击最为严重的国家。2015年1月7日,法国巴黎《查理周刊》杂志社总部遭遇恐怖袭击,造成包括主编在内的12人丧生,11 人受伤;同月8日和9日,巴黎又发生数起恐怖袭击事件,造成5人遇难;同年11月13日,巴黎发生“史无前例”的多起爆炸事件,造成130人死亡,350多人受伤;2016 年7月14日,法国国庆日当晚,尼斯恐怖袭击导致正在观看巴士底日烟花表演的人群至少84人死亡,202人受??;2017年3月16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位于巴黎市中心凯旋门附近的办公室发生邮件爆炸事件;2017年4月20日,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发生恐怖袭击事件,造成一名警察身亡、两名警察重伤……根据2015年《欧盟恐怖主义现状和趋势报告》记录,2010年至2014年五年间,欧盟一共发生了995起恐怖袭击,其中发生在法国的就达到408起,占欧盟恐怖袭击的41%,堪称欧洲历史之最。那么,恐怖袭击为何一直笼罩在这个最浪漫的国度呢?   法国成为恐怖分子袭击首要目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就近期集中发生恐怖袭击上看,相比欧盟其他国家,境内外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影响较为突出:其一,境内突出的移民问题。近年来,法国移民人数呈现持续增加的趋势。据盖洛普世界调查(Gallop World Poll)显示,法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移民目标地。另据经济配合与发展组织(OECD)近日颁布的一份《法国移民大考察》显示:2014年移民占法国总人口8.9%,占20岁至64岁在职群体11.4%。而在这些移民群体中,高达70%来自非欧盟国家,主要来自北非阿尔及利亚、摩洛哥、突尼斯等伊斯兰地区。这些移民不仅就业率偏低,从事的工作也多为物流、仓储、修建、干净、维修等工厂服务领域,且“黑工”居多。每年都有数千名的“黑工”因“经济起因”取得合法身份(2015年5000人,2016年6400人)。然而在后工业化时代,工厂被关闭,这些伊斯兰移民在法国的生活日趋困窘。他们渐渐成为当前法国社会“被剥夺、被抛弃的一代”。近年来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中,本土伊斯兰居民被境外势力“洗脑”之后发动“圣战”的事件不绝于耳。   其二,境外宗教极端势力的恶意报复。法国从2014年9月开始就加入了美国在伊拉克对伊斯兰国(ISIS)的打击队伍。2015年9月开始对叙利亚的伊斯兰国(ISIS)进行空袭,同年11月5日,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派出欧盟唯一的核动力航母戴高乐号参战。紧接着,当月13日巴黎发生数起爆炸暴恐袭击事件。该事件除了造成巨大人员伤亡数字震惊世界之外,更引人注目的是,远在中东的“伊斯兰国(ISIS)”对恐怖袭击发来的“贺电”,第一时间确认对此事件负责。但这并没有阻止法国强力打击伊斯兰极端组织的信心,法国随即宣布与俄罗斯结盟,联手打击伊斯兰国(ISIS)。与此同时,似乎伊斯兰极端势力也没有停止对法国的报复行动。2017年11月15日,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郊区布拉尼亚克镇又发生汽车撞人恐怖案。伊斯兰极端组织在发布针对法国队主教练德尚的恐怖海报上称“我们会继续恐吓,毁掉你的生活”。法国一时间陷入“愈反愈恐”之窘境。   对此,自2015年11月14日起,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紧急召开内阁会议,关闭边境,宣布全国进入“紧急状态”。至新反恐法案颁布之前,法国立法部门已连续六次通过并延长了该“紧急状态”命令的执行。   “愤怒警察之妻”下的压力难解   长达两年多的“紧急状态”,在法国历史上,甚至在欧洲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。令人注意的是,高压的安全防线虽挫败了几次恐怖袭击,但却激化了国内社会矛盾。数次延长“紧急状态”不仅遭到国内人权组织和政治反对势力的批评,甚至催生了数个“愤怒警察之妻”“愤怒士兵妻子”的民间抗议组织。《费加罗报》称,根据法国法律规定,紧急状态是针对特殊情况而采取的极端安全措施,在历史上只使用过三次。此状态期间,安全部门除了可以建立安全区、实施宵禁、禁止游行集会、关闭公共场所、实施交通管制,对可能给公众安全带来危害的人限制其出入外,还可以在没有法官令状的情况下随意检查个人身份、包裹、行李、汽车后备箱等。安全部门还获得了一些平日没有的特权,比如可以随时强行进入民宅进行搜查,由内政部或省长对可疑人员直接签署强制住所令(即给嫌疑人指定一个地方居住,戴上电子手链,每天去警局打卡,以便监视其行踪)等等。   如此一来,紧急状态下,法国的警察和宪兵不仅要承担如宵禁、封锁等高负荷、长时间的安保任务,而且还要直面潜在的恐怖分子的追捕风险,甚至直面报复性攻击。如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,为防恐怖分子逃离法国,法国当局对陆海空交通实行管控,边境道路设有多达250多个审查点,每个出入境者必须由警察和宪兵进行身份核实。警察高强度维护安全的同时直接成为恐怖分子的攻击目标。2017年6月6日,巴黎圣母院广场上巡逻的三名警察遭到恐怖分子袭击……根据法国国家犯罪观察中心数据显示,从2010到2015年,警察和宪兵们在执勤时受伤的人数增长了25%。光是2015年,在执勤时受伤的警察和宪兵就分别达到了5674人和1807人――平均每个月就有500多名警察因公受伤。   警察、宪兵工作压力和人身风险增加,劳动条件和待遇却未改善,连他们的配偶都无法再容忍,“愤怒警察之妻”等组织开始形成。2017年8月26日,数百名法国宪兵妻子在巴黎荣军院广场举行示威集会,抗议宪兵工作条件和待遇恶劣,特别提到参加“哨兵反恐行动”的士兵待遇问题,并要求政府撤销削减国防经费的决定。2017年9月17日,“愤怒警察之妻”在巴黎、马赛等六个城市集会,抗议长期的攻击威胁和仇警氛围下,警察工作压力增加。   强大的压力下甚至出现了警察和宪兵自杀事件。据《西班牙人报》11月13日报道,仅一周内就有六名警察、两名宪兵自杀。法国内政部的统计数字显示,2017年以来已经有60名安保人员(44名警察,16名宪兵)自杀,令2017年成为法国历史上安保人员自杀人数最多的一年。法国警察工会指出,高强度、高风险的警察工作状态很有可能是诱发自杀的因素。   自由与安全的争议   在如此巨大的警民矛盾和安保强度压力下,“紧急状态”的终止已是必然。但是新反恐法案的内容是“紧急状态”的终止还是延续呢?根据新反恐法案,法国“紧急状态”执行令于2017年11月1日结束。然而,新反恐法案已同时将“紧急状态”才可以实行的应急方案通过法律予以常态化。如新反恐法案第2条款允许省长以散布支持恐怖主义的言行、煽动仇恨及歧视等理由关闭宗教场所,最长不超过六个月,以防恐怖主义行动;第3条款准许内政部长对有参与恐怖组织嫌疑者采取“个别监视措施”。软禁范围扩大到整个城镇(紧急状态时仅限住宅)。马克龙在11月1日对记者表示,新反恐法案颁布的主要目的即是保证“常态下系统性地加强反恐”。   那么,即使是继续执行“紧急状态”的措施能够为法国筑起防范恐怖袭击的围墙吗?答案是否定的,恐怖袭击在法国并没有停止。因此,新反恐法案一经颁布即遭到法国左翼、右翼政党的强烈批评和质疑。国民议会内的极右翼国民阵线党和部分右翼政党议员认为,该法案所提出的措施“并不充分”。左翼议员则表示,新法案如果得到通过,将有损在宪法中保证的公民在公共和私人生活中的权利。   如何在加强反恐力度的同时又尊重非“紧急状态”下的公民基本自由,确实是个“两难”。法国《世界报》援引法国一名警察局局长对《反恐法》的看法,认为“紧急状态”属别无选择之举,立法至少让国家打击恐怖主义有了法律基础。   编辑:黄灵 yeshzhwu@foxmail.com

    上一篇:贪官忏悔:我随意拍板无人反对 公私不分贪欲膨

    下一篇:论建筑消防工程的防火指标分析